CP洁癖,脑洞与笔力此消彼长。

【怀曦|炤云】骨坠

*怀曦中心。

*流水账,巨型脑洞,私设如山。


1.怀曦走到巫炤居所外的时候,刚好跟推门出来的缙云打了个照面。

有熊战神不常被人见到卸甲后的样子,以至于寻常人见面不识,倒比做“缙云大人”自在些。他才从山戎除魔归来,片刻不歇又赶到西陵,满身风尘并着血气,见到怀曦就一愣。还是怀曦先笑起来,对他从巫炤房里出来十分坦然的样子。

“缙云。”他叫住对方,体贴的伸手过去将他身上的饰带移换位置,堪堪遮住肩颈交界处过于惹眼的咬痕。可怜那块皮肉已经有些破损出血,周围隐隐泛出淤青,留下痕迹的人一定颇多恼恨,又不禁怜惜,只得耐着性子啃食这枚饱满的、汁水丰沛的果子,并对内里那颗顽强到咯牙的核束手无策。

缙云...

【狄尉】心病

算是第一篇正经狄尉,不甚满意,一脚油门车没飙起来,尴尬。

老狄跟鱼翅还是拉拉小手的纯洁关系,我果然没法让老狄禽兽到战损强上,点到为止吧。


大理寺一役后,两个人都负了伤。

狄仁杰伤在肩上,两道口子深可见骨,彼时尉迟鏖战正酣,分心来救时后背也挨了一下,两人缝合共倒了三盆血水。大理寺卿本就心疾缠身,又受了伤,沙陀连夜施针,再开一张固本养血的方子,药煎做两份,临走前不忘恶狠狠叮嘱尉迟,老芋头,这几日不许涂碳粉,是脸重要还是脸面重要?

尉迟才想起面上淤血,并着些擦伤,青青紫紫延伸到下颌边,是天王庙搏命时留下的。他和狄仁杰俱都风尘仆仆,草草净面,缺少碳粉遮掩的肌肤白皙得过了头。他从来不将伤病放...

【狄尉】我亦飘零久(一个极其短小的番外)

真的很短,也不知自己有什么颜面发出来,想到什么写什么。

陆续大概会有其他番外掉落,关于武后和鱼翅还有很多想写的。


鬼市里的狄仁杰做了一个梦。

他梦到而立之年终于明经得仕,奉诏入京。初到神都那天,赶上百姓夹道争睹花魁巡游,万人空巷。他骑在马上,无心看载着睿姬缓缓经过的车驾,他知道尉迟就在另一边。

狄仁杰攥紧缰绳,梦里竟也手心生疼。他急切的盼望着,找寻着,终于等到那队大理寺缇骑。

他和尉迟真金隔着人群遥遥对望,年轻寺卿红发蓝眼,脊背挺拔,官服上别着武后赐的莲花徽章。狄仁杰看他看得眼眶发烫,嘴里又甜又苦,他的心跳得很厉害,手脚却都不听使唤,只用双眼紧紧抓住他半生欲念之火,苦海慈航。...

【尉迟真金|微狄尉】我亦飘零久

*武后和鱼翅的故事。觉得静儿更像鱼翅翻版,又凶又可爱。

*流水账,私设如山,隐藏CP狄尉。

*题目来自顾贞观“我亦飘零久。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”指的其实是武后。


1.武后很喜欢上官静儿。

初见静儿,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天后,先帝囿于头风之疾,天后摄政,她离多年渴求的至尊之位仅有一步之遥。

静儿是新入宫的女官,不知为着什么在雪中受罚,发髻散了一半,嘴角淤青并着血痕,凄惨得紧。她的脊背却挺得很直,双眼冷而分明,像一株伶仃的雪松。

武后游园经过,被那股不肯屈服的气势打动,从此天后身边有了上官大人。

她喜欢静儿英武机敏,赤子心性,处事分寸拿捏得当。但盛宠背后,武...

© 鲫鱼跃于渊 | Powered by LOFTER